2007/07/23

三人三日聖稜【END】

早上6:00起床,收拾裝備,有點捨不得離開雪北山屋,摸到7:30才出發,一路上邊走邊拍照,稜線上的風景依舊遼闊,薔薇笑得依然燦爛,似乎忘了昨日的風風雨雨,我們總是停下來,沒有目標的遙望遠方,似乎可以看穿盡頭,或著彎著身軀,看看腳下的龍膽、薄雪草、金絲桃、翻白草…,閒晃到了凱蘭特崑山已經10:20了,雖然還是以俯視的姿勢遙望三六九山莊,離雪山登山口還是有點距離,但今天就算是踏上歸途了吧!10:30到了下切岔路口,接下來就要離開稜線,也是該與一路相望的雪山告別了,約11:00下完碎石坡往右切入黑森林,沿著水管繞著山腰前行,我約12:40到三六九山莊,遇到許多剛上三六九的山友,祖錫說「真好!爬雪山可以美美的」,我想現在我們很落魄嗎?反正沒差,我不管爬什麼山都不會看起來美美的….。

眺望遠方

怕下午碰上雷雨,休息一會兒,下午1:00揮別了三六九準備下山了,祖錫及煌閔以飛奔的速度一下子就消失在我眼前,只有在哭坡前景觀台及七卡山莊遇到他們,我的程度跟他們比起來果然差很多。約下午4:30我終於到了大水池登山口,好心的夫婦願意讓煌閔搭便車去武稜農場牽車,免去我們還要踢好長一段的柏油路,我和祖錫則在登山口邊等邊看著遊客來來往往,旅程也在此順利的畫下句點了。
阿里山龍膽
阿里山龍膽
遙遠的三六九山莊
以俯視的姿勢遙望三六九山莊

從武稜農場到雪山,走了一圈回來,從起點又回到起點,或者跟本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,只是時間的延續罷了,我試著去體會沼井鐵太郎走完聖稜的心情「……這神聖的稜線啊!誰能真正完成大霸尖山至雪山的縱走,戴上勝利的榮冠,敘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?……」,雖然路線不同,也感受不到「戴上勝利的榮冠」,但望著山,心裡總是會長嘆,是因為那裡的美,那裡的真吧。

我明白「山」不是個永遠的避風港,也無法完全彌補心中的缺憾,因為當你回到現實時,問題還是存在,沒有任何的改變,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每次下山都會有失落感吧,而且待在山上越久,失落感延續的時間也越久,所以有時候,我並不想抱著「逃」開的心態,回到山裡,因為這種「愛」不長久,而且會變成一種戒不掉的毒。

**我的相本
**煌閔的相本

5 則留言:

SiMeR 提到...

我想大家都感受到,妳們對大山的愛了吧~

阿智 提到...

不要酸溜溜地啦!會還啦!會還啦~xp

Fridy 提到...

寫得不錯喔....
哈. simer 果然有點酸...

hansolo 提到...

阿智爬山都是帥帥的

阿智 提到...

to hansolo
但我要美美的吧~x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