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2/13

八通關日據越嶺古道【遊記篇:大分→抱崖】

以為今天早上會早點出發,因為今天要面對的是陡升700m再陡下300m,但在昨晚睡覺前還是沒說要幾點起床,有種可以用睡到自然醒的心情來迎接今天早晨,只不過當別隊起床的稀稀梳梳聲音,也就是我們的鬧鐘啦!等別隊的山友出發後,大約6:00我們才以庸懶的起床,昨夜一夜未眠...還真想留在美麗的大分山屋睡大頭覺。
往多美麗駐在所的路
7:30從大分山屋出發,迎面而來的就一株白梅,似乎預告此行一路順利。
殉職者之碑
用天然石材建的殉職者之碑,與之前水泥做的戰死之碑,差相甚多,用來紀念築路時殉職人員。大分吊橋
從大分山屋一路緩下,沒過一會就到了大分吊橋,大分鐵線橋的遺跡也看不到了,但下面的闊闊斯溪依然不回頭的直奔著 ,見證了歷史的軌跡。
沿著溪谷上切
過大分吊橋繞著溪谷的右側前行,有一岔路往南直行是通往「華巴諾支線」,可惜我們的時間不夠,不然真的很想去,因為那裡還保留著木造建築及火砲呢!後來聽到別的隊友,來回才花了4-5個小時,而且聽說也是「硬蜱」的大本營...,果然年輕人的體力還是比較好呀!我老人家,還是認命選擇往主線的多美麗(十三里)駐在所前進。
快斷氣時就到了最高點
沿著溪谷的右側再橫跨溪溝,就準備開始陡上700m,本來往北腰繞平緩的古道,因為哈哈比崩壁以及魯崙大崩壁無法通行,所以必須繞道與等高線拼老命,但也縮短了路程的公里數。
上昇700m後休息
美惠說「快斷氣時就表示快到了...」。終於上到最高稜,但我早就斷氣了>"<,昆霖果然越走越好,陡升700m還可以一馬當先,表示背得太輕了喔! 大樹
雖然重裝陡上折磨心智,但一路的綠色生命,總是在我們喘息的時候撫慰著。
爬上最高稜後,之後應該就出運了吧!但陡下300m,對我而言並不輕鬆,對曲膝就會痛的半殘超勇而言,我想更痛苦吧!戰死之地
11:00終於接上古道了,沒多久看到Rinowusan戰死之地。
清楚的古道
這才叫古道嘛!
規模很大
遠遠就看到高約2-3公尺多美麗(十三里)駐在所的駁坎,心情有點激動。
兩年前本來有機會要來一親芳澤的,但在出發前一天重感冒,臨時取消,沒有與美惠、冠洲、秀滿一起仰著頭欣賞著這美麗的駐在所,實在是可惜呀!那次他們下山後,冠洲還用手機錄下了多美麗給我看,那是我第一次與她接觸,感覺好近...。
大門與舊路標
駐在所的大門石階。
合成大合照
終於...我也可以拉長了脖子好好看一看,沿著駁坎走個好幾遍...然後拍下記憶。
本來這張照片沒有我的,因為我是拍照的人,所以就把自己也合成進去吧XD
想演日本軍伐的kunlin..笑場
大家說昆霖的帽子很像以前日本軍伐,他正要演時就笑場了@@
已被草淹埋的階梯
駐在所另一個大門。
sDSC_0306
在此只想停下腳步。
人字形疊砌
人字形疊砌。
新康吊橋
新康吊橋(大和吊橋)。
從多美麗(十三里)駐在所開始的古道,都很寬敞好走,玉梅喝了振奮精神的咖啡,開始暴走,美惠則是肚子餓會暴走...下次要禁咖啡,還要把美惠餵飽。
下面是舊的嚴戶棧橋
在綠色鐵橋的下方,是以前架的嚴戶棧橋,若不注意,很容易忽略。
kunlin
此行唯一的沙敦隧道,還可以看到出來以前用手開鑿的痕跡。
沙敦隧道
暴走之後,在沙敦隧道前休息。
石洞吊橋
通過沙敦隧道,接著就是石洞吊橋(朝日橋)了。
戰死之地
小山惟精、後藤又五郎、Baratsu戰死之地。
約下午2:20過了櫻橋,抱崖山屋就到了,大夥還在橋上東張西望,先看看哪裡可以下切到底下的伊霍霍爾溪取水...,因為怕抱崖山屋沒水,果然在托馬斯沒水嚇到了XD,還好山屋旁的水籠頭水源充足。
紮營
到了抱崖山屋,我們選擇直接紮營。
太早閒閒沒事,大夥又開始煮晚餐,煮水、喝水、吃晚餐、擠進四人帳聊天、再煮水、喝茶、再聊天...然後各自回帳篷睡覺,似乎看起來很無趣,卻是在山上每天都做不膩的事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...,也許這才是生活。

霧氣從山谷湧了上來,包圍了四週的山巒,就像一幅山水水墨,而我們小小的人如蟻的比例,點繪在山角下....(待續)。

**八通關日據越嶺古道【遊記篇:托馬斯→大分】
**八通關日據越嶺古道【遊記篇:大水窟→托馬斯】
**八通關日據越嶺古道【遊記篇:樂樂→大水窟】
**八通關日據越嶺古道【紀錄篇】

**我的更多照片

4 則留言:

SiMeR 提到...

多美麗果然就是超美麗的啦~~
沒想到玉梅也會暴走啊…哈哈~

阿智 提到...

追都追不上呢~讚啦!

Fridy 提到...

走在古道上, 還真舒服的感覺

阿智 提到...

to fridy
是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