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07/13

被遺忘的台灣黑熊



「人是複雜的,當初想在山裡做研究,就可以避開人,但後來發現,最終的問題還是在於人,要解決問題還是必須去面對人。我想,當初珍古德離開非洲,離開猩猩們,也許也是因為當下解決人的問題,比留在猩猩身旁來得更重要...。」在講座結束後,熊媽媽這樣回答現場朋友的問題,雖然我只能大致表述她的意思,但卻留給我無限的感動與沉思。
國際珍古德根與芽協會,在台灣博物館已經陸續舉辦了一系列守護台灣生態的講座,7/12星期六「被遺忘的台灣山林守護者:台灣黑熊」講座,是一定要抽空來聽的一場,而且我也帶了我家小朋友一起去聽。現場的小朋友很多,我覺得這是個好現象,是應該從教育來對環境、生態或任何好的事,經由了解,慢慢開始萌芽,如珍古德博士曾說:「惟有了解、才會關心;惟有關心、才會行動;惟有行動、生命才有希望。」
黃美秀,大家都叫她「熊媽媽」,「阿里嘟瑪(熊媽媽)」這個稱呼最先是從布農族長者開始叫起的,她說,當初也是因為喜歡登山,也沒有想到要研究熊,當初也只是因為想要跟著一位老師可以學到很多,而且台灣還未曾研究過熊,才開始投入台灣黑熊的研究工作。熊媽媽說,常有人問她為什麼不結婚,跑到山裡做研究這麼辛苦,新聞媒體也說她是瘦小女性研究者,她說:「我並不瘦小呀」。
她開朗有力道的聲音,字字傳達她的熱忱、堅定意志,我也覺得她並不「瘦小」,她的心絕對遠大於其它男性,研究工作是很艱苦很漫長的,付出的時間、青春我想只有當事人才能真正品嘗其中的苦澀及滋味吧!如她曾說:「研究工作是孤寂的……是一種自我選擇的生活方式。」「野外調查,本身就是一種生活,俯拾皆是樂趣。」(黑熊手記:我與台灣黑熊的故事。)
喜歡自然、登山,就僅於此為止嗎?還能夠做什麼呢?貢獻什麼呢?其中的意義?在人生的道路上,充滿了質疑、困惑,我能找到方向?並且是一種自我選擇的生活方式嗎?
加油!台灣的生態保育!

4 則留言:

祖錫 提到...

這個一定要推一下的
要對這些原本就默默付出
充滿熱枕的人一些掌聲

阿智 提到...

這是一定要的^^

Fridy 提到...

其實有一陣子自己是想當個動物觀察家(研究員?)的.. 後來倒是選擇了鍵盤上的生活...
一直覺得其所需要的堅持跟努力, 應該是很難讓大部份的人體會跟了解吧.. 尤其在台灣..

阿智 提到...

to fridy
堅持自己想堅持的也很難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