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3/03

[影]與巴席爾跳華爾滋(Waltz with Bashir)

我喜歡看動畫,以線條自由的勾勒出某種意境與心情,像冒險,像一場夢,投射一種心裡妄想,可以恣意想像;有時候以動畫的方式來呈現「真實世界」,比「真人真世界」來的更耐人尋味,更能咀嚼其中的寓意。

「與巴席爾跳華爾滋」是一部動畫,也是以色列導演與編劇同為阿里富曼(Ari Folman)自己的一段沉重記憶「1982年黎巴嫩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」;以動畫來呈現的紀錄片,雖然在殺戮血腥的真實戰爭中,矇上了一層幻象,但殘酷的衝擊卻再真實也不過了,拍攝四年期間,對導演而言算是一場心靈療程,對那些曾經親身經歷戰事的人而言也是,這些戰後的烙印,其實是永遠都無法抹滅的。

故事就是從導演與朋友閒聊中開始的,那位朋友聊到每晚都反覆不停做同一個惡夢,他們認為可能是以前曾經在戰場上引起的...,而導演這段過去遺忘的記憶,卻無法想起來,他開始追尋這段「被自己遺忘的過去」,那些零碎片段的記憶跟隨著他到處與昔日的戰友訪談、探索,才慢慢浮現,拼湊...,一個痛苦的真實記憶也被喚起。 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之後的記憶,一群年輕人士兵被送到異地,不知道為何而開槍?不知道身在何處?聽命攻擊一台疑似的汽車炸彈,被射滿彈孔的車子裡,躺血泊中的卻只是一個普通家庭、坐在坦克上,想像是到異地旅行的心情、閃躲狙擊手子彈的攻擊,在街上就像跳一支華爾滋…,一切殘酷血腥,自己像是看一場不知所云的戰爭片,當一個局外人。

當黎巴嫩基督教派民兵領袖「巴席爾」被刺殺身亡,基督教派長槍真主黨為了報仇,進入巴勒斯坦難民營,開始屠殺巴勒斯坦人,在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中,超過3000名巴勒斯坦人慘遭殺害,在記憶中一群婦女無聲的穿越他的身邊,表情痛苦扭曲…,就在他想起的那一刻,動畫轉變成真實的紀錄片,堆在路邊浮腫的屍體、婦女的悲愴哭喊衝擊心裡最深處,再也不能當自己是局外人了。



「當天色漸亮時,看到你所造成的傷害,卻不知身處何方...」片段的記憶中,似真似假。

想像,只能在腦子裡描繪,動畫裡,真實與想像是重疊的。

一位友人回想說,當時為了自我保護不要崩潰,面對戰爭就要像看了一場戰爭電影,不是真實的,但當他看到一群馬,被亂槍掃射倒在地上,發出惡臭,他崩潰了,因為這群馬,並沒有做錯什麼...。馬眼裡映著那人的人影,訴說了這一切的殘酷。

士兵並不知道目標裡是誰,有目標就打,最後車子裡躺在血泊中的只是一個普通家庭。

貝魯特機場,飛機時刻永遠都停在過去的時間,免稅商店已經被搶劫一空,各國飛機殘破的停在停機坪上,來往的旅客只剩下士兵及戰藥。

在「不合理的行為」一本書裡,作者(戰地攝影記者)寫道:「我們都受天真的信念之害,以為光憑正直就能理直氣壯地站在任何地方,但倘若你是站在垂死者面前,你還需要更多的理由。如果幫不上忙,你便不該在那裡。」就像僅管只是大屠殺的局外人,袖手旁觀的這種罪惡感,是永遠無法消失的。

何謂光榮戰役?什麼是英雄主義?不管如何都會有一套正當的理由及動機來辯解,而這些大都只是充斥著情緒與虛偽罷了。



2 則留言:

SiMeR 提到...

看起來真的是很不錯的動畫…
應該會找來看看:)

dcp 提到...

馬跟狗的事,最讓我難過...彷彿我也看到那一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