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3/14

皎白明月高高掛

月亮太暗了
那天3小時的專注畫畫,當我出了教室的門已經皎白明月高高掛,突然莫名奇妙的熱血沸騰...

穿越荒煙漫草、硬闖荊棘在身上留下紅腫的傷痕,
踩著扒著溼濘的沼土,螞蝗隨時蠢蠢欲動,
揮汗如雨的汗水,結晶成鹽,久久不消退的臭味,
大腿及肩頭上的肌肉正緊繃發熱,指北針在胸前隨著尚未平息的呼吸擺動著,
站在殘壁斷稜上 ,
望著前方無止盡的山巒,似乎可以看到什麼...
莫名奇妙的熱血沸騰,
像匹狼一樣控制不了野性的呼喚,一切卻是痛快。


創作似乎也是一種腎上腺素的冒險,探索自己心靈深處的一個秘密花園,
如果一切都來得及,「探索」得用上一生的時間。

3 則留言:

Fridy 提到...

ㄠ~~ㄨ~~~~~
ㄠ~ㄠ~ㄠ~~ㄨ~~~~~

題外話,這篇寫的不錯.

阿智 提到...

謝啦~喵喵XD

alu 提到...

凹嗚~凹嗚~
^++++^